浅聊关于硕士找机构和DIY人群的不同

2020-04-28

最近,很多学生问到我们DIY文书和找机构做全套申请的区别。首先,我们是有DIY服务的,对于想DIY的学生而言,我们可以根据需求进行文书撰写,或者帮助网申投递的流程
首先,我想聊点个人的感想,关于DIY学生的人群,和找机构办理全套的人群,这2类有什么区别~
很多网上的评论说DIY的人自主性很强,能力强,后者就是能力较弱。关于这个说法,我个人觉得有点极端了。我在留学行业的十年里,遇到过不少的学生,心得就是,每个人的成长期是不一样的,有些学生比较早熟,较早的可以看到他的个性和能力。而有的学生比较晚的爆发出潜力,所以在即将毕业的年龄里,不能因为DIY的问题就判断学生的能力,思维一定如何。只能说明那个阶段他的心理准备,对于自我成功率的安全感,留学的需求程度,课业考试情况等等,每个人之间的区别。
举个栗子,有个女孩子15年找我们办理,很内向很文静,是国内二本的学生,相较于其他学生,显得比较乖巧也不是太有主见。甚至对于留学专业的想法,也是懵懵懂懂的,主要是以别人的建议为主。后来入读了香港城大的社会政策专业。时过3年,倒是为数不多的留港就业的学生(我指留港能呆几年留在那的,并且工资尚可的),经过跳槽,现在上市公司担任董事长助理,一面下班学英文提升翻译能力,一面努力工作,跟初识的印象差别很大。
所以很多人觉得这是自主能力,综合能力的反应,我个人是不以为然的,我觉得DIY还是找机构的选择,跟能力并不挂钩,是两码事。但是有一点,在我见过的DIY学生,和找机构的学生里面,有个明显的区别,是DIY的学生相对比较自信,无论结果成功失败,内心的自信度,安全感是普遍大于想找机构申请的学生的。
自信也是一个优势。这是很多找机构的学生比较缺失的。很多找机构的学生一般都是颤巍巍的问着成功率,问着自己是不是该放弃前三,或者说自己哪里差,哪里不突出等等。从气质来说,我们觉得,DIY的人群会个性比较明显,自我认同感也比较好,当然,因为这些原因,所以选择DIY,也是有联系的。
所以对于那些有明确定位,深知自己需求在哪,并且自信的DIY的学生们,我们只能相应的,需要什么就给予什么环节的帮助,其实也是很省心的,我甚至觉得如果每个月找我们的都是决定DIY的学生,那么工作会轻松不少~
但是有一点,DIY学生们也容易犯的误区,就是有时候会太信网络的信息,导致误判了形势,对于专业选择,对于文书的理解,虽然有自己的想法,对文书&面试等有些看法也是正确的,甚至厉害的学生也有一些创新点,但是也容易片面,并且深信自己是正确的,一条路走到底。比如某学生申请香港澳门,文书主观比例稍微有点高。我们建议修改,在我们的习惯中,这类专业一般是客观为主,用数据去铺陈,让教授在有限的阅读里看到最大化的实际情况。但学生坚持要增加主观的想法,一定要表达出自己的热忱,自己对专业的诚意。这就是一个度的区别,也是学生们喜欢的,用大量的形容去描述自己的心情和展望,只是每个人在实际的操作中对于建议的采纳,会有很大不同。
还有位学生,因为是海外的背景,所以本着诚实的原则,在文书中表达自己要成为经济学家,这是申请的主要原因。但该专业跟经济学其实是有很大区别的,容易使导师认为学生未必适合该专业。可是学生即使明白这一点,还是希望自己诚实的表达自己,从价值观角度来说,也无可厚非,所以我们也不好干涉什么。
后来学生在面试的时候,导师听了自我介绍,问了一些问题后,建议学生可以考虑经济学专业,觉得他更适合本校的经济学,并且问学生是否愿意将资料移给经济学项目组,学生事后问我们,这个面试算不算通过,我们只能说,愿意给你移过去,也算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吧~
所以对于DIY学生,我们往往是协助者的身份,根据学生的需要提供相关的环节和帮助。以学生的满意度作为最后的效果。DIY学生们,信息筛选和判断,往往是一个很大的考验。
所以今天有些闲暇,就简单的谈谈这2类学生的特点和区别。总体来说,每个人需求不同,发展阶段的个性也不同,无论对于DIY的,还是全套办理的,我们是没有任何倾向的,因为世界上一定有不同的人,也一定存在不同的需求,只是你需要自己认准自己的要求和想法,也谨慎的避开一些误区就可以了。


返回列表
 
  •  
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• 微信公众号 随时传递读研招生信息
  • 香港办事处
    地址:九龙观塘道418号创纪之城5期1501-08室
    电话:852-69287289 传真:852-35759889
  • 宁波办事处
    地址:宁波鄞州区南苑新城大酒店4楼商务办公区4025
    电话:0574-55338109 传真:0574-88103957
  • 上海总部
    地址:上海延安中路1440号阿波罗大厦5楼
    电话:021-61031624

香港 澳门 新加坡读研,找荆旭国际就够了!
To study in Hong Kong, Just find us